击缶闲人

【西叶】《你是我的日月光》

      撒切贝尔大陆最近被一个传说席卷了。

      满大街的吟游诗人都在传唱同一首诗歌:

      ……

      金色海洋的浮光

      ……

      枝叶下……

      神祇们在歌唱

      颂扬声里……褪去青涩的果实啊

      是神遗落的权杖

      ……

      没错,全大陆的人都发疯了一般寻找创世神木上传说中的那颗金苹果。连路边酒馆里的帮佣也知道,传说里谁能摘下那颗神遗落的金苹果,谁就会得到巨大的宝藏和足以操纵世界的力量,谁就能统一世界成为唯一的主宰。

      这样的好事,在这混乱而生机勃勃的大陆,谁不想呢?世界上永远不缺冒险者和野心家。这颗在传说里不知渡过了多少岁月,而今突然成熟的果实,无疑成了几乎所有人的目标。各地都兴起了寻找金苹果的热潮。撒切贝尔大陆的冒险者公会、盗贼公会、魔法师联盟、炼金术师联盟甚至隔壁大陆光明圣殿都加入了进来。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也在冒险的队伍里。

       尽管两个魔法师的组合看起来一点都不适合作为一个独立的冒险团队,但他们还是在冒险者公会挂了名,领到了他们的E级小团徽。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现在都只是魔法学徒。两人穿着学徒法师的白袍子,一个冰系,一个光系两张学徒证摆在公会前台时,掌柜卡布很是担心两个年轻人的未来。来冒险者公会登记组队的,最差也是一个骑士一个法师的队伍。撒切贝尔大陆上的魔法师是出了名的脆弱。如果没有骑士保护,深入大陆无人区探险的魔法师多半不到半天就得通过传送阵回城修养。看着拿着团徽走远的两人,卡布不禁大声提醒他们别忘了去隔壁魔法商铺买点保命的东西。

       事实是西叶两人出了公会大厅就径直出了城,身上什么也没带什么也没买。此时他们正坐在篝火前继续谈论着这则传说……傍晚的森林又黑又凉,绯红的火焰跳动着把他们的法师白袍衬得闪闪发亮。

       ……

       和衣而卧的时候,西门吹雪脑海里都是叶孤城变成精灵围绕着苹果树飞的样子。他在想如果叶孤城得到这个苹果会是什么样的?

       清晨起床的时候他们又自然而然的继续了这个话题,西门吹雪不经意地问起“那你呢?如果你得到这个苹果后会怎么用?”

       这时林间的云雾刚好散开,和煦的晨曦照进了他们露宿的枝桠间。叶孤城往前几步,轻轻向前伸手把手放进了晨曦里,仍然沉默。

       坐在树下阴影里的西门吹雪久久听不到回答,不禁望向前方的叶孤城。他看到初升的太阳像是从远处落在叶孤城掌中,晨辉洒落在叶孤城的白衣上,整个人耀眼的就像神话传说中的阿波罗。然后他听见叶孤城清朗悠长的声音响起“我从来不去想这个问题,我会得到它!”。

       这一瞬间,西门吹雪觉得说话的叶孤城整个人焕发出七彩的光晕,好看得像林间蛊木施放的幻影陷阱。当光的魔法散去叶孤城似乎就要跟着林间的阳光飘走了一样……动作快于想法,他立马拉住了叶孤城的手腕。“不要对我乱用光系魔法。我们早点走吧!”头也不回的西门吹雪拉着有一瞬愣住的叶孤城叶魔法师踏上了他们新一天的旅程。

       ……

       很多很多年以后,西门吹雪还是记得那天的画面:叶孤城坐在高高的世界之树枝叶间,白色的法师长袍在空中和枝叶一起缓缓起伏。云层间的空气里充满了叮铃花清脆的吟唱。叶孤城摘下金色的苹果正向他缓缓递来,伴随着叶孤城明显很愉悦的声音“这个苹果送给你了!圣诞快乐!”!

       阿波罗把太阳送给他了。


      ( 作者有话说:我写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本来是想苏的,结果笔力不行。然后还有一些设定没写出来,比如说他们两实质是剑士,一言不合干不过就掏出胯下凶器把别人干趴下。既然标题有日光有月光,那其实应当还有个月光啥的,还是胚胎。我只是想看西叶而已,抛个砖,自己割肉是凶案现场,希望各位大大行行好,给点粮吧。)

最近看了天龙乱慕容复的肉,不错不错,不错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个脑洞。就这样吧,重口味果然不能看太多。

记录一下,距上次查看tag几年之后,现在显示谢沈3008篇,初夜1955篇。感觉中间有段时间tag就没怎么动过,不过还是不敢打开,简直海量。

  恶搞,不正经。很多雷,注意闪。







                                        《神仙哥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山庄叫“完美山庄”,庄里有个孩子叫西门小吹雪,他就是那个山庄的主人。

      平时西门小吹雪出门碰到邻居问他是哪家的孩子?他都会回答“我家在‘完美山庄‘。”可惜西门小吹雪小时候口音软糯后来又正在换牙,牙齿漏风一直没说清过,人们都听成了“万梅山庄”。等到他能清晰地发音了,村里人都知道他家叫“万梅山庄”了。

      西门小吹雪“好气哦,我家一株梅花都没有好吗?为什么我命名的'完美山庄'这么好听没人理解呢?”。

      于是西门小吹雪感觉空虚寂寞冷天下无知音,逐渐不怎么同村里人说话也不怎么出门了。变成了一个小宅男。

       这天小宅男吹雪正在自家凉亭里咬着桂花糕看星星。管家告诉他今天是七夕,一个小孩子可以吃糕点的日子,在凉亭里摆了各式各样的糕点。有水晶糕、酥山、琥珀糕、流云酥、灯芯糕、九重红莲塔、莲子冰心饯、猫儿卷、桃花奶……西门小吹雪觉得管家大概还把他当一个小孩子吧?看过书的都知道七夕是知音人终成眷属的节日好吗?他在《桃花侠大战菊花妖》的话本里就看过,桃花侠给菊花妖送彩带然后化敌为友两个人在一起牵手回家了。《古楼祭司传》里也描述过当女词人谢嫣嫣七夕对着月亮赋诗的时候突然从月亮上走来一个黑衣的仙女姐姐和她一起合诗对唱,从此谢嫣嫣人生不寂寞了。独自一个人在凉亭里啃糕点的西门小吹雪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书里的人都可以有知音相陪,为什么自己要在节日一个人吃着一大桌的糕点?好像嘴里的桂花糕都不甜了。西门小吹雪低头摸摸腰间的玉带灵光一闪,想起管家说七夕可以用丝线乞巧,那岂不就是可以用丝线乞知音?现在没有丝线,腰带也是可以的吧?抬头看了看星罗棋布的天际,小宅男吹雪默默在心里许了一个愿。

      然后?然后他就看见黑黑的天际,璀璨的像棉花糖拉出的丝做成的银河上出现一个耀眼的小点。小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到最后化作一团白光落在了他的怀里。西门小吹雪揉揉眼睛,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幻觉。那白光落在他怀里以后又越化越大,越来越亮,从怀里柔柔升起落在身边的台阶上。“刷——”的一声过后,亮到刺眼的白光消失了,只剩一个白衣的仙人亭亭迎风立在台阶上。

     “嚯——原来银河里上真的有仙人啊?”西门小吹雪激动了,叫着“仙女姐姐”对着一步步轻飘飘踏上台阶向凉亭走来的仙女姐姐猛扑了过去。

      未果。

      小宅男吹雪被自己口中叫着的“仙女姐姐”提了起来。

      叶孤城皱了皱眉头,看清眼前是个小娃娃放轻了语调“我是男的。”

    “神仙哥哥!”机灵的小宅男吹雪从善如流对着眼前的银河里来的白衣仙人喊道。

    “神仙哥哥,你是星星们派来看我的是吗?我刚说太寂寞了许完愿,你就从银河里掉下来了!神仙哥哥你好漂亮!我请你吃糕点!”西门小吹雪纵使刚被放下也丝毫不惧怕,立刻举着沾满桂花糕糖屑的手抓紧神仙哥哥如月光般丝滑整洁的袍角。

       叶孤城表示,他并不很想吃糕点。修炼到他这种程度,根本不用再吃东西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

       刚刚他正在飞舟上修炼,突然就被排斥出了飞舟。还被一种牵引力拉扯到了这里。难不成真是这个小家伙在召唤他?可他也不是


TBC

下集请期待明年七夕节或者这个中秋节,可能会讲个神仙哥哥奔(si)月(ben)的故事。

大家七夕快乐!


                                                  夜夜雷AU  

警告!是脑洞!是雷!雷雷雷!   

                                            ——第一夜—— 

昨天睡前突然雷感来临。要是陆小凤里一群人集体穿越,来写个天行九歌AU会怎么样?

宫九:白亦非(万万没想到我其实是个喜欢穿红衣的变态,冰花冰花你慢慢开,小姐姐火爆把你踩下来~美人一人一朵,人人有份)

叶孤城:韩非/逆鳞剑灵(万万没想到,我身体不好拿不了剑。他们说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我觉得我是被男人伤过心,等我回忆回忆?/跪下来叫爸爸,再叫得更响一些。我不是高达,也不是夜礼服假面,我叫逆……诶&#¥#*¥ni爸爸)

小皇帝:祖龙(好开心,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抢不到佳人了,都到我碗里来!遇刺?我都有经验了。佳人组自行车跑了,本皇很受伤)

西门吹雪:卫庄(我为什么对那个男人感兴趣?我怎么知道?再问自杀!不比剑就滚,看我用眼神吓死你。人生真是寂寞如雪,以前戳过的那个心窝我还想再戳一次。这次用手指,希望是温热的)

叶孤鸿:红莲/赤练(万万没想到我哥让我亲他,于是我扑上去亲了个爽。曾经我以为我要是个女的就能嫁给男神,让峨眉派的小妖精滚cu,我哥和男神认识,我才是近水楼台)

陆小凤:盖聂(正义的化身,爱的使者,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还有个小家伙拽。所以变大叔了。萝莉正太都爱我,决定开家幼稚园,要收费)

花满楼 :燕丹(要不是我谁能忍?飞到东来飞到西。宝宝要回家!答应我结盟的又翻脸,我不要面子哦。世界和平不好吗?政DD你给我等着)

上官飞燕:焱妃/东君/燕太子妃(花郎/丹哥是个好人,这辈子我要对他好。夕阳下,那是我们私奔的青春,感觉现在的人生一片无悔……咕咕咕)

花满天:高月/姬如千泷,男(我能怎么样?又不是我愿意出生的)

小老头:姬无夜(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哪个王族也不好使,就是有仓鼠症!逮谁咬谁,一山不容二鼠)

玉罗刹:东皇太一(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说了我不是西门吹雪爹,我只是FFFFFFF团的,请叫我团长!看我六脉神剑魂恐咒)

木道人:荆轲(没那么多道理,给我钱我就去了,贫道五行缺钱。我有一个孩子,以前叫叶雪,现在叫荆天明)

南王世子:李斯(忠心?同门?那是什么?可以吃吗?好吃吗?怎么吃?)

王安:赵高(在庭院私养鹿补身体结果临检吓得我把它伪装成了马,没想到人人都夸我的马养出了新意。呵,我居然是个易容高手,还有这种操作?)

上官丹凤:紫女(万万没想到我被埋了后会变成青楼女子。本公主好怕怕,似乎这个青楼不简单…这次要好好练武了…再也不怕飞燕那个白眼狼啦)

叶雪:荆天明,女(万万没想到,再次遇到叶灵她赶时髦改了名,还改了性。叫“香芋”了不起嚯)

沙曼:焰灵姬(你不是我的菜!我喜欢什么型的?看得顺眼的)


其他人物待补充

       宫九穿成了血衣侯白亦非,因为总感觉宫九很血腥一团红的样子。夜夜笙歌,采花圣手。然后叶孤城穿成韩非。卿本佳人,奈何不从我,被皇帝派兵围困最后悲剧的可怜的小非非。生命轨迹多像啊。小皇帝穿成祖龙(这是便宜他了),这样的天子剑才稍微有点被城主夸夸的说服力。感觉原著光说不练,城主摆明死于作者需要他话多。不过说起来祖龙天子剑遇刺也是拔不出呢,拔♂不♂出♂的天子剑,咦?陆小凤穿成盖聂,看着就像好人啊,带着徒弟跑啊的好人。花满楼穿成燕太子丹,从小质于赵国,后来质于秦国时知道了祖龙一统天下的计划,不忍战火燎原的他连夜逃出了秦国。顺便带走了高级特务上官飞燕。上官飞燕自然就是焱妃了,本来是阴阳家的东君,为了太子丹花花决定洗清革面结果来是被抓回去了。他们有个儿子叫花满天,辣么就是高月了。姬无夜小老头友情出演吧。卫庄西门吹雪,多想让西门挑战对他来说更有挑战性的角色啊,但是我站卫非卫啊,就基本人设不大变了。相比西门,其他人真的很ooc啊。紫女,上官丹凤,给她一次机会,感觉秒变言情穿越剧。如果是女性向游戏,上官丹凤应该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招花魁剪指甲的西门吹雪了。让叶孤鸿来当红莲/赤练吧,实在是人数不够,谁叫他是西门吹雪的迷弟又和叶孤城的名字有渊源呢,或者白凤?编不下去了……

        搞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只是从宫九联想到了而已,都怪宫九。焰灵姬沙曼。大家都是穿越,就只有叶孤城穿越在紫禁之巅,由于被戳了一剑心口导致穿越也出现问题。虽然穿成了韩非但记忆碎片失散,附着在了不同的人和物上。穿到韩非身上的是最大的一块,所以自然而然韩·叶孤城·非失忆了,人格分裂。每当身体遇险第二人格叶孤城本体就会觉醒。但是第二人格的叶孤城也失去了一半记忆,缺少自主意识,只能凭本能保护自己。穿越之前叶孤城已经会操纵剑气了,所以只要无意识的召唤,逆鳞剑总是会突然飞来救场。逆鳞剑的大招是天外·二分之一失忆版·飞仙。要先跳到月亮上再扑下来。由于看到的人都被天外飞仙的美丽所震撼,惊呆了,故而这招自带定身结界。(解释通)

       其实他们穿越的每个人都有陆小凤世界的记忆,但大家都拼命掩饰不让别人知道。每个人的记忆点都不一样,每个人穿过来的时间也不一样。有胎穿的,有魂穿的,有梦穿的。大家都知道自己原本世界的一些秘密。同时由于陆小凤是小说世界,所以默认为他们都不知道历史发展,更不知道天行九歌的发展,随便人物自由发展剧情。(所以他们来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什么?)大概看韩孤城收集记忆碎片交任务,然后集体搭叶孤城的车离开吧?要是写篇文大概叫《一不小心心脏病犯了》/《没想到我是个老司机》……

       故事的最后,当然是叶孤城心口疼,疼醒了。发现以上全都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他还是十三岁,还没遇到西门吹雪,手里拿着把……陆小凤世界里,每个人都如梦初醒,纷纷推开了晨雾里的那扇门/窗,again(慢着,这故事应该叫《无限恐怖》)!


初夜763篇,谢沈536篇没看。看来我要化身点赞狂魔了!

       总是天命未尽,欲和天意争命。雕琢如砌如磨,慧眼识玉。(《情侠》曲调,预备起~)

杂乱的脑洞像不羁的野马,完全框不住。

打完这段脑洞发现根本就没能力写出来,呜呼哀哉。

想走香艳志怪风。用极端艳丽的色彩大面积泼墨。给我一支神笔好吧?我脑洞,它负责把洞修出来,躺平。

本来准备去吃饭的,打到现在。哦哦,还有一个鲛人梗→海……备用。


       沈玉匠和谢石头精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他叫沈夜,是个儒雅稳重冷淡得如冰如霜的玉匠。他常年专注着上山下海寻找石头,从里面寻找璞玉,雕琢打磨,让那些玉石灼灼生辉,展现在世人面前。有一天,他从山里捡来一块灰色的石头,石头会说话一直嚷嚷着要和沈夜睡觉。沈夜说一块石头不能滚到床上去,灰扑扑的。石头精不干,说晚上贴着沈夜睡才暖和,它已经在深山里冷了几千几万年了。沈夜虽然表面如冰如霜,但是内心很柔软,禁不住石头精念叨就答应它了。晚上结束了一天的玉石打磨工作,沈夜找来块方巾垫着把石头精放在了枕头上睡了。日子这么过着,石头精看着沈玉匠天天就顾着打磨石头不怎么理它,又开始想鬼主意了。它跑到沈玉匠面前要求沈玉匠多看看它,晚上要进被窝睡。沈玉匠无奈放下手边打磨着的玉石说,我在干活而且不干净不能进被窝。意思是你就别想着想那了。结果石头精看着沈玉匠手里水扑扑的半成品玉石说,那要是我变成你手里的玉石一样光溜溜的算干净吗?赶快把我打磨成玉石吧。沈玉匠无语中。于是八百年以后才轮到它打磨的石头精,提前插队成功开始了奔向玉石的进程。

       石头精被打磨得荧光如水,深翠如墨,观之如球。(是打磨成球好呢?还是打磨成不规则玉石?还是打磨成镯子带着?还是打磨成链子?这里我有病,开丧病脑洞了:沈玉匠和玉石型谢衣的XXOO,艾玛我都成猎奇达人了。谢玉石触过沈玉匠的唇,划过ru首,揉过肉bang,探索小洞口,穴内冒险什么的。此过程沈玉匠一直喘啊喘啊,没断过,出来的时候声音都喊哑了。结果后来谢玉石又变成人型再来几遍,沈玉匠这次喘都没力气了只能光张口不发声,被顶得只能哼哼……天亮了,沈玉匠看到变回玉石的谢石头精恨不得拿起他扔外面去,但是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后来沈玉匠问谢石头精他一个石头精哪来的斤液?ps:颜she或者she身上了。谢石头精神秘一笑说,都是千万年的思念。闺房情趣两人还玩得蛮开心的。)本应该成功挺进被窝,变身成人。哪知道,变身成人的玉石精忘记沈玉匠了。以前只是个灰扑扑的小石头的记忆全部忘记了。也不记得天天缠着沈玉匠撒娇的事情了。沈玉匠震惊之余,对答应小石头精打磨一事痛心疾首。再也没有那个每天嘻嘻哈哈缠着自己解闷的可爱石头精了。沈玉匠觉得需要出去走走,就以出去找玉石原料这一借口先教会了谢玉石日常生活技能然后走了。谢玉石天天留在家里,翻看沈玉匠的典籍,后来有收留了一个妖精少女,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

       不对啊,劳资要写的不是这个啊。反正结局就是经过大战沈玉匠以身去补天了,他其实是远古留下来的补天石=五色石,只剩他一个(颗)了,世间只有他能补天,轮回几世皆为浮云,等候尽其使命而已。谢石头精看着沈玉匠消失在自己面前,身融天窟,在世间消散,再也没有了,忍不住听到内心“嘣呲”一声——玉石心碎。然后就BE啦!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蛮荒的大地上只有石头,野兽……有了灵智的灰扑扑小石头精醒来的时候看见旁边有个五光十色的大石头精,两个石头精在苍茫的大地上一起经历沧海桑田,偶尔滚来滚去,生活很充实。直到有一天天破了一块大窟窿,大石头精和小石头精说它要走了,小石头精才知道原来这颗五光十色的大石头精是一颗可以用来补天的石头。两颗都很不舍,但是还是分开了。再也没有见过。千万年以后,唯一留下的补天石转世成了沈玉匠,在深山里捡到了小石头,是天命,尽天命,与天争天下人命。反正想表达一种吾道为先,个人情爱终难两全。但在无法阻挡的天命框架下,情难自以,这种思念与缠绵的爱恋不得消失,石消玉碎是另一种方式的完美两全。


把自己的脑洞打出来,要不然有些细节以后记不住了。

这就是个大纲,写出来的几率未知,但是请勿模仿。

这种又温馨又神奇的脑洞,想出来我也是蛮厉害的。。。等等2.0的已经记不住了。

其实主要是道具play啦,慎,觉得自己简直奇葩。

第一个是关于谢衣1.0X小沈夜的。

流月城结界还没有破开,谢衣还是快乐无忧在师尊羽翼下成长的小青年的时光。虽然早就暗恋师尊沈夜好多年,最近才表白成功+有所突破。有天师尊不小心去瞳那里中了研发中的一种蛊,变小了。虽然外貌样子变小了,但是内里的记忆什么的没有变,还是那个博闻强识的大祭司,就是法力什么的跟年龄一起减弱了。谢衣发现后惊呆了,但是觉得小时候的师尊也好可爱。瞳、月华、谢衣三人聚在一起研究怎么把沈夜变回来,结果是天意从来高难问,没有办法。一夜过去了,大家发现小沈夜长大了一点点。后来瞳就总结说应该是会一天天长大最后复原,速度还是蛮快的,大家不用担心了,问题解决。刚好最近小曦找谢衣哥哥制要飞高高的大鸟。谢衣制作好了会飞的大型偃甲鸟,跑去在变小的师尊面前邀功。沈曦要乘坐,谢衣就把两人牵上了偃甲。还因为私心让小师尊坐在自己后面让抱着腰,小曦就坐在最后了。飞在流月城上空,下面的建筑都变得渺小,小曦很开心,小师尊却很傲娇不肯抱着谢衣的腰,只小小地抓紧谢衣一篇衣角。原来师尊小时候还有点恐高症。谢衣偷笑,想着下次单独带师尊出来坐飞鸟。

下次,果然单独把小师尊连哄带撒娇扯上了飞鸟一号,这时候师尊又长大了一点,大约有十五六岁。男孩纸嘛,机械飞机总喜欢的,慢慢地克服了一点恐高症,专心看风景了。谢衣觉得能让师尊开心,自己也很开心,果然研发这个飞鸟一号是对的,回去还要改造升级继续让师尊肯定自己。

师尊已经长到十八岁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日子,热血青年的谢衣突然脑中灵机一现开始研发飞鸟一号7.0版升级(其实是日子憋得久了)。研发成功后,在一个云淡风轻的美好日子,谢.道貌岸然.衣青年邀请青葱少年师尊一起体验飞鸟一号7.0版的新功能。这次谢衣让小师尊坐在他前面,双手环着他,起飞了。等飞到都看不清下面建筑的时候,谢衣把飞鸟一号7.0版调到了自动驾驶模式(已经改进得很高级了,不用拿罗盘了),开始介绍这次升级的一些新功能。飞鸟的震动功能啦,甩尾巴功能啦,在空中跳舞功能啦,固定座位功能啦,整理羽毛抖动功能啦……(很多很多,在我脑洞里)沈夜默默地听着,时不时暗暗夸谢衣几句,聊着聊着谢衣就扑上去了。沈夜一开始不同意,奈何谢衣对沈夜撒娇的技能满点,最主要的是谢衣动作快,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一边克服着有点恐高的情绪一边……(以下省略5000字,有道具play)。途中沈夜一点点长大,19、20、21……各种不同年龄段的大祭司都来了一边。谢衣还想再来,沈夜却长大到法力足以压制现在谢衣的年龄(没到28),分分钟用灵力锁定了这个逆徒,穿好衣服,操纵飞鸟一号7.0悄悄停在寝殿门口。刚想进去,腰疼。震动开太大了。转头看看不得动弹的逆徒,走过去温柔地帮谢衣穿好衣服。谢衣以为师尊不生气了,心里正欢喜。结果师尊帮自己整理好衣服没有放开他,而是用身体挡住谢衣的视线在飞鸟一号7.0上设定了什么。飞鸟一号7.0又开始缓缓起飞,谢衣惊恐地问师尊这是干什么?沈夜看着又爱又恨的徒弟微微一笑“给你消消火”,转身镇定地回房了。谢衣又缓缓升上了流月城美丽的天空。(是真消消火!)就在谢衣以为自己要被师尊罚绕城一整天的对云吹风的时候,飞鸟一号7.0开始降落了。原来沈夜就设置了自动驾驶绕城3圈。谢衣触地之后觉得其实师尊还是萌萌哒,还是舍不得自己的。于是收回飞鸟一号7.0,愉快地决定晚上再去找师尊,继续聊师尊走之前嘱咐自己的“消消火”的问题。

-END-

没错,这就是版画那幅图衍生出来的。终于满足了我空战战战战战战战战战战的愿望。还有好几个空战脑洞,相信这些脑洞原创同人都没有几个写的2333

我的追求就是从原著入手,神展开。温馨和HE也是必须的。

这是一个系列,共3篇。开脑洞一个都不想亏待。之后还有谢偃X沈夜、初七X沈夜的。如果有机会会打出谢偃X沈夜的脑洞,但是初七X沈夜特别神展开,贴出来的那天就是成文的那天。


海鸟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XILIE


XXLaraOO:

我们不会说再见

你也知道这样更好

我们不会破碎 不会死去

只是到了做出改变的时候

我们 我们都是对的

我们 我们都需要 恋人的一个托辞

为了看文而来。